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,请 登录/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玄幻修真 > 东方七公子
第一卷 东方之澈 第十六章 大师兄 狼女
作者:楔子 | 时间:2016-10-31 13:46 | 字数:3139 字

纷纷扰扰,却感身心安详,雪月明突然问道:“沈方澈,这里怎样?”

沈方澈想了想道:“很繁华。”

“繁华是繁华,不过在这种地方一定要小心。”雪月明一副贼兮兮的模样,似乎在留意什么。

沈方澈疑问道:“小心什么?”

雪月明理所当然道:“骗子和小偷啊。”

“这里看起来秩序井然。”沈方澈实在看不出,这繁荣的街道会有什么骗子小偷。

雪月明怒道:“那是表面。”

这时,街道旁边的小酒馆中走出三名青年,其中之一拿着一柄折扇,看见雪月明说道:“咦,那不是狼女吗?”

“对呀,她怎么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?”旁边衣着花哨之人却是注意到了沈方澈。

见同伴都将眼神转向自己,最后一人道:“我哪儿知道?”

看了看四周,花哨青年道:“这个丫头,仗着岚学长撑腰作威作福惯了,今日岚学长不在,我要教训她一下。”

“这里可是藏锋城。”另外两人皱起了眉头。

“藏锋城也没说不让动嘴啊。”说着,花哨青年眉角一掀,神采飞扬。

“你是想……”心下了然,另外两人也笑了起来。

“看我的吧。”打了个眼色,花哨青年径自走到沈方澈和雪月明面前,“雪姑娘,好久不见了,这位陌生的朋友是……”

沈方澈不了解对方底细,只是冷声道:“沈方澈。”

“沈方澈?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。”花哨青年一阵深思,却始终想不起什么,只能再度开口,“朋友,你是新来藏锋城的吧?现在可有住处?”

“与你无关。”沈方澈的语气依旧一片冰冷,身边的雪月明却感受到了他的不满。

雪月明适时开口道:“喂,你这家伙不只是多管闲事这么简单吧?”

花哨青年道:“哟,雪姑娘,怎么不去照顾大师兄,入夜了,你也该去给那个邋遢鬼暖床了。”

“嗯?”听到花哨青年侮辱性的言语,纵与己无关,沈方澈亦不由为之动怒,气势张开,却只是第一境第一层。

“沈方澈。”雪月明感受到沈方澈的杀意,及时拉住了他的衣袖。

花哨青年的目光从沈方澈身上掠过,又转回面对雪月明道:“哈,果然,雪姑娘你只有跟这种废物才是天生一对,咦,沈方澈,我想起来了,不就是沈家的那个……”

听对方提及同伴的伤心事,雪月明怒道:“你说够了吗?”

“不够,我还要说,既然都是废物,就好好接受雪姑娘的照顾吧,顺便抚慰她受伤的身心,还有,狼女就是狼女,也可以说是,浪女!”玩味的笑容,肮脏的话语,花哨青年极尽侮辱之能为。

闻此,沈方澈身上的杀意再也收敛不住,所有元力聚于手上,拳头攥起,然后挥出,再然后,遇上了青年嚣张的面容。接着,青年身形一晃,拳头只接触到了鼻尖。

“哈,废物还这么嚣张,有种申请生死擂台。”花哨青年不屑意味十足,他可是清楚,沈方澈这名绝世天才早就废了,刚刚的一拳似乎已证明了这一点。

“我与你申请怎样?”忽然,另一道声音凭空而现,后方,一身酒气,满脸冰寒的苍日逸岚强势出现。

回头一阵惊愕,花哨青年一脸惊惧,结结巴巴道:“岚,岚学长,我,我错了,我知错了,我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“你这种人……”苍日逸岚脚步还有些不稳,但仍然怒气难抑。

眼见苍日逸岚就要发作,雪月明道:“岚学长,有些人不值得一般见识。”

苍日逸岚看看颤抖的花哨青年,又看看一脸无所谓的沈方澈,只好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三人一道沉默许久,雪月明打破宁宓道:“沈方澈,你就没什么想要问的吗?”

沈方澈道:“没。”

雪月明又道:“那关于大师兄和狼女呢?你就没一点儿好奇吗?”

“那是你们的隐私。”沈方澈脚步一顿,他确实好奇,但并不想了解。

因担心两人而赶来的苍日逸岚插嘴道:“说隐私就有些过了,狼女的事情藏锋城人尽皆知,大师兄倒是少有人了解,既然,既然雪儿想说,那就说说吧,要做朋友,总要相互了解一下。”

“朋友?”从小到大,沈方辙是沈方澈唯一的兄弟也是唯一的朋友,除此之外,他对这种关系并不怎么了解。虽说与家族旁系子弟以及侍卫、仆从后代也算相处融洽,但毕竟身份不同,交往起来总有些隔阂。

“对呀,是朋友,难道你就这么不乐意与我们做朋友吗?”雪月明盯着沈方澈,那双眼睛满含怨念,更似有泪水欲夺眶而出。苍日逸岚在一边看着,嘴角露出一道浅浅的笑意,带着古怪与幸灾乐祸的味道。

沈方澈并没有注意到苍日逸岚的表情,他望着雪月明的样子,有些不知所措道:“不,不是,我,我也,我也希望,希望能与你们成为,朋友。”

沈方澈的声音越来越轻,“朋友”二字几乎弱不可闻,但在这瞬间,雪月明霎时恢复了欢喜的模样,嘴角翘起,双眼完成两轮月牙儿,似乎之前的人都不是她呢。也是在这瞬间,沈方澈之心神蓦然放松下来,那种感觉就像阻塞的经脉被疏通开来,畅快极了。

多年以前,一名有孕在身的娼妓逃离,躲入山林之中。产期是冬季,一片冰天雪地,这样环境,女子生下孩子便血崩而亡了。更悲哀的是,身在风尘,不知自己名姓,更不知孩子的父亲是谁。

那一夜,鲜血融化了白雪,映着天边明月,成全刺眼的绝艳。最后,这位命运坎坷的母亲费尽气力在雪地上写下“雪月明”三个字。

幼小的孩童被裹在怀里,安然度过了这一夜,第二日,被一名路过的老猎户碰巧发现。猎户年轻时曾在外闯荡,读过几年书,自然认出地上的字,明白这是死去的母亲给孩子的名字,更在其身上找到了一份薄薄的账本,账本上是接客的记录,以及偷偷藏起来的银钱。

对于雪月明的身世,老猎户心有怜意,对照顾她可是尽心尽力。幼时的雪月明虽生活贫困,但也算幸福,只是,四岁那年,一场灾难降临。那一年,山上的狼群袭击村庄,老猎户身亡了,雪月明却被带到狼窝。将雪月明带回的是一只刚刚失去孩子的母亲,那时的雪月明身材娇小,衣着颜色近似狼毛,所以才会躲过一劫。与狼群一起生活,雪月明自然沾染了一身狼的习性,尤其喜欢对月嚎叫。

后又过五年,第一次独自外出历练的苍日逸岚刚好救下雪月明,将她带到藏锋城。因为习惯,初入人类社会的雪月明经常会有意无意地发出几声狼嚎,还有其他一些似狼一般的行为,虽然后来渐渐改善,但“狼女”这个称呼还是传开了。

四岁的小姑娘很难记得什么,老猎户也不可能告诉她有关身世的事。是老猎户自知年纪大了容易忘事,将雪月明的身世记录下来,与账本一起缝在了其衣服上,这才被两人得知。

“唉,”苍日逸岚叹了口气,“幸好还没人知道雪儿母亲的身份,否则还不知道会遭受怎样的侮辱呢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沈方澈很不理解,既然身世未有他人知晓,那么即使因为行为与众不同而被人疏远,也不该遭受这等侮辱。

雪月明一斜眼,道:“问他喽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苍日逸岚咳嗽起来,应该是在掩饰尴尬。

“嗯?”沈方澈更加糊涂,怎么又跟苍日逸岚扯上关系了?

苍日逸岚支支吾吾道:“是,是这样,因为我的身份特殊,所以想要和我在一起的姑娘特别多,故而……”

“之前的那个人?”年轻一辈第一人,天之骄子,这样的身份确实特别,沈方澈明了,却又有所不解。

“他呀,想调戏本姑娘,所以被修理惨了。”雪月明边说着,边挥了挥拳头。

见沈方澈眼中仍有疑问,苍日逸岚补充道:“其实,有很多人想要通过雪儿接近我,之前那个人是其中之一。”

“哦。”略微一想,沈方澈便明白了事情的关键,权势这种东西实在是有些可怕,太多人迷失其中了。

毕竟是因为自己有了这些麻烦,苍日逸岚还是有些尴尬,便接过话题道:“说说大师兄吧,我已经很久没有对人说起过他的事了。”

“嗯。”沈方澈立刻将注意力转移过来,雪月明也看向苍日逸岚。

苍日逸岚对沈方澈说道:“你应该听过藏锋血卫吧?”

“当然。”沈方澈点点头,作为沈家嫡子,这点常识还是有的。

沈方澈继续介绍道:“父亲生前是藏锋血卫统领,大师兄是血卫成员,他们是非常铁的兄弟。藏锋血卫是藏锋学院的王牌力量,平时大多数情况下都在对抗魔族。”

“魔族,是那个非常特别的种族。”魔族,沈方澈只是听说过,但就他所了解的来说,这个种族,堪称恐怖。

“不错,我曾听说,星宇之中流传着魔族将会毁世的传说,所以大多数星球上,他们都是必除之对象。”苍日逸岚心有怀疑,很多事情他也不清楚,关于魔族毁世,恐怕就是星宇中那些个绝世强者也难辨真假。

-->
_×
微信二维码
风起中文网